明明是做工受的伤,单位为何不认账?

2019-08-16 11:53:00来源:中国普法网  责任编辑:赵芳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  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事故伤害,没有证据证明是非工作原因导致的,应认定为工伤。

  回忆起那天晚上工地上发生的事故,王海至今心有余悸……

  王海:想想都觉得后怕,多亏被砸中的是腹部,不是头部,否则情况更加糟糕。又想到事故发生后施工单位的态度,王海更是感到心寒……

  王海:我本不想给单位添麻烦,就自行回家休息,没想到单位后来竟以没有证据为由,一口咬定工伤事故没有发生。

  这起王海心有余悸的事故究竟因何发生?施工单位最终有没有承担工伤责任?请看本期案例详情。被水泥砸伤,回家休息腾飞公司承包了某处公路施工项目,后将其中一部分发包给刘昌的施工队,施工队里人手不够,便聘请同村的王海加入。

  2017年 11 月 19 日,王海正在工地搬运水泥,由于堆码过高,水泥跺突发垮塌,将其压倒在地,王海腹部疼痛难忍,趴在水泥包上短暂休息后,联系妻子将其搀扶回家。痛无法缓解,送医救治王海回家后,试图通过平卧休息来缓解腹部疼痛,几经尝试,并无效果。包工头刘昌闻讯赶来,将王海送往医院救治。

  经诊断为:右侧腹股沟疝嵌顿、隐睾损伤,医生认为伤情严重,需要进行手术。手术实施后,王海在医院治疗了20天左右,于2017年12月10日伤愈出院。

因工伤认定,发生争议

  2018 年 2 月 26 日,王海向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。人社局经调查后,以无法证明王海系因水泥垮塌受伤为由,作出《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》。王海不服,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。

  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,对王海的伤情进行了司法鉴定,鉴定意见为:王海的伤情与外伤有直接因果关系,考虑外伤为主要因素。

  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经审理后,判决撤销了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,并责令其重新作出行政行为。腾飞公司不服一审判决,

提起上诉称:

  1. 王海伤情因自身疾病引起,无法证明工伤事故实际发生。

  2.王海并非直接由腾飞公司雇佣,腾飞公司不应对王海承担工伤保险责任。

  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: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以案说法

工伤事故是否发生?

  《工伤保险条例》第十四条第(一)项规定:“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应当认定为工伤:(一)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,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。”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:“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,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,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。”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四条第(一)项规定: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情形为工伤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:(一)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伤害,用人单位或者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没有证据证明是非工作原因导致的。”

  本案中,王海系在工作时间、工作场所和工作过程中突发腹部疼痛,在事发当日被送入医院诊治时,就向医生陈述了其在搅拌场抱水泥时,由于水泥垮墩,多包水泥从胸前压下,右侧腹股沟突然出现包块并疼痛的事实经过,医院在当日的病历中已对此进行记载;且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是:王海的伤情与外伤有直接因果关系,考虑外伤为主要因素。上述证据之间能相互印证,能够证明王海发生的腹部疼痛系在抱水泥时,由于水泥垮塌,多包水泥从身前压下所致,属于因工作原因导致的伤害。因此,彭水县人社局作出的本诉《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》事实不清,应当予以撤销。

  工伤保险谁来担责?

  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三条第一款第(四)项规定: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下列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单位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:(四)用工单位违反法律、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,该组织或者自然人聘用的职工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,用工单位为承担工伤保险责任的单位。”

  本案中,腾飞公司将其承包的工程项目转包给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刘昌,王海受刘昌的聘请做工,在工作过程中受伤,应由腾飞公司承担工伤保险责任。

法官寄语:工伤保险

  工伤保险制度一方面是为了保障工伤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分散用工单位的风险。用工单位应积极履行工伤保险办理义务,降低工伤事故给企业造成的经济负担;职工在工作过程中应谨慎行事,避免事故发生,倘若不幸发生了事故,也要注意保存相关证据,及时申请工伤认定,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。

 友情链接

/ Links